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堂吉伟德:领导让楼房“长个子”并非一句玩笑话

发布时间: 2018-01-10 11:00 来源:网络整理

  作者:堂吉伟德

  孟津县东苑小区1号楼原本应该建12层的楼房却建了19层,严重影响其他楼房的采光,而1号楼12层以上的业主由于加盖房屋属于违章建筑,没有手续迟迟拿不到房产证。当地规划局回应称该建筑违规,开发商却称“这是县里商量过的,上面会有办法解决。”(10月16日大河报)

  领导一句话,楼房就长个,放诸于现实来说,其并非多么荒涎不经。“县里商量过的”也非开发商的托口之词,恰是客观的存在,否则在刚性的规划以及办证的障碍之下,其何以不顾最起码的后果?更何况,若是“领导授意”成为理由的话,人人利用之下势必导致当地违建现象泛滥成灾。

  事实上,权大于法,“领导说的”之类的现象举不胜举,比如2012年,郑州市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发布文件,要求新设网吧除要办理规定的手续外,还要额外缴纳诚信守法及产业发展基金30万元。对此,相关人员的解释是,收费依据并非法律条款,是该市市委领导讲话时提出要收费的。之前,网传南京将对城内所有房屋屋顶重新上色,据说是因为“一位市领导在视察紫峰大厦时有所指示”。 “房顶破旧存续也有相当长的时间,影响到了视野之中的美观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何以之前没有感觉并加以改进?由此推论,坊间传闻向来是一语成谶,房屋涂色难以逃脱“迎合领导”的嫌疑。

  至于在规划建设领域,“领导一句话”的事并不少见。城市之中违章建筑层出不穷,“政府门前最牛违建”之类的现象不乏其例,其间或多或少都有“长官意志”在发挥作用。否则,违建也不会愈演愈烈,如同瘟疫一样流行不止,整治起来也是困难重重。而在城市建设中,“一个领导一个样”更是成为常态,规划的一切指向,已然沦落成以领导等少数人的好恶为前提。众多拆了又建的标志性建筑,改了又改的城市规划,都打上了长官意志的深深烙印。

  规划围绕领导转,法律转绕权力行,几乎成了一种潜规则。很多时候,法律上明确规定的职责,明文要求的程序,明确提出的要求,都往往不如权力者的一句话。规则建设可以修改,司法审判也可改变,“全部按法不如没法”式的认知还广有市场。

  于是便形成了权大于法的现实生态和外界认同,有事找领导而不找法律也成了一种行为习惯。其结果便是法律效用低下,行政权力增强,并达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。法定上明确规定的责任不能很好的执行,领导一个批示就能很快的推进,“批示依赖症下”下,行政效率越来越低,办事程序也越来越乱,机关的作风日益懈怠,“办一个证要跑八九趟”、“十年没有办下一个证”的违法式伤害方兴未艾。

  一个地方的治理之乱,社会之患,其根源在于权力之乱。当“领导一句话,楼房便长个”渗透于各个领域之后,社会规则必然发生变异,法律底线作用也必然丧失,人人信权和用权之下,权力就会滥用,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就会成为主流,社会公平与正义就难以获得实现,个体的基本权利也很难获得保障。从这一点来说,领导让楼房“长个子”并非一句玩话,其折射的权力的强悍与随意,才是最令人担忧之处。


 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,欢迎投稿!
  投稿邮箱:qilushiping@iqilu.com;网上投稿;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。





搜索